夏花

少年不知愁滋味

在我心中,张佳乐是沙漠里恣意盛开的蔷薇。

野风嘶吼着,黄沙在空中打着旋儿,剜得旅人脸颊生疼。茫茫一片,没有起点也没有终点。

天色也渐渐地暗了,旅人微眯着眼,红得仿佛灼伤了皮肤的太阳挨近了远处的山丘尖尖,把这山丘都烧红烧烫,整个扭将起来,“噼里啪啦”地响着。可是还有什么并没有被烧得颤抖起来——旅人极力眯起了眼,拨开刮过眼前的飞沙——嘿,是枝蔷薇。

蔷薇突然也开始扭动起来了,它突然长得好高、好长,高得能够得到残阳的顶,长得绵延数十米,从旅人的脚下破土而出。

每一朵蔷薇都是极亮眼的红色,但旅人有种古怪的感觉,这红色和残阳的红色不一样,仿佛更……更加坚韧而美丽。花藤上有着细小的荆棘蜿蜒而上,离...

三行诗·初恋

我的初恋
是春天的校园里
浅浅撩起我发丝的晚风

TIME系列短评

朋友,你知道笑中带泪的感觉吗?


如果你曾经读过Dasiv的TIME系列,便懂这种感觉了。


那是一种微妙却又不失温暖的幽默贯穿在它的字里行间,你能从中找到一种熟悉感。哪怕你没玩过荣耀,没去过B市和K市,甚至没读过《全职高手》,你也能体会到这种熟悉感——名曰生活的熟悉感。

萨摩太太几乎是开创了这么一种段子体文章模式。


这其实不是我喜欢的,因为我喜欢大长篇,不太喜欢短篇(但我承认短篇独特的魅力),这也是为什么我喜欢电视剧而非电影,我喜欢那种可以一直陷在那个世界里的感觉,而不是电影结束了,徒留我一个人遐想。


我...

© 夏花 | Powered by LOFTER